数字报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首页 时政 民生 教育 卫生 经济 文体 部门 人物 百姓生活 镇乡 视频
  本类热点排行  
  “5·20”杀人碎尸案纪实 (30885)
  防疫宣传“走心”实在 自编童...... (23182)
  农田里来了两只奇怪的动物 原...... (8921)
  业主粗心家漏水 电梯损坏要赔...... (8737)
  9日德阿路车祸 (5951)
  撤乡建镇 为乡镇赢得发展大机...... (5569)
  年轻人也爱享受垂钓的乐趣 (5432)
  滑草受伤 责任各半 (5083)
  10日三棵树车祸 (4986)
  “HiGo出租”登陆绵竹 让市民...... (4784)
  路虎“发疯”吞噬两命 肇事司...... (4696)
  市民多选低钠盐 咸味不减有益...... (4546)
  转发三个微信群领红包?忽悠人...... (4503)
  陈某淫秽视频案告破 视频男主...... (4474)
  直击城市不文明现象 (4465)
爸爸,谢谢您!
作者:责编:周静    日期:2020-06-18     点击:395


父爱无言,他总喜欢把爱藏在心底。父爱却又似山,用宽厚的肩膀为我们撑起一片天。父亲的爱,我们都懂。在2020年的父亲节,让我们对父亲说一句:

爸爸,谢谢您!


“沉默”的父爱

小时候,我一直认为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他紧抿的唇角、深皱的眉头,总是给我说不清的距离感。因此,我常常默默羡慕邻居小伙伴,摔倒了会被父亲抱在怀里满是心疼的安慰,开心时也可以和父亲一起嘻戏欢笑,而我却只能因父亲的不善言辞而暗暗伤心。直到初中时一个寒冬,我见到了父亲“沉默”下的另一面……

那是初一寒假的一天傍晚,为了让我在没有灯暖的浴室里畅快地洗澡,母亲用铁盆盛满燃烧的木炭,放在浴室角落给我取暖。然而,洗着洗着,我突然有些喘不过气,窒息感也越来越强,还伴随着剧烈的眩晕。意识到不对劲,我匆匆套上秋衣秋裤,刚踏出浴室大门,便失去意识,一头倒了下去。闭上眼的那一刻,我看见坐在院子里择菜的父亲骤然间变了脸色,向我猛冲了过来。

醒来后已是深夜。母亲告诉我,父亲抱着我一口气跑到三里外的医院,一边跑,一边大声叫我的名字,连拖鞋跑掉了也没顾上,脚底被尖锐的石头划了一条深深的血口。“醒了吗?饿不饿,我做了你爱吃的酒酿丸子,快起来吃点。”父亲推门走了进来,声音有些沙哑,脚步也有些踉跄,端着碗的双手冻得通红,却还极力做出淡定的模样。我突然就流下了眼泪,父亲愣了一下,以为我被吓坏了,一边说着“没事了没事了”,一边笨拙地伸手为我擦去眼泪。

从那天起,我明白了父爱有很多种,它也可以很“沉默”。虽然他不常拥抱我,却会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为我做上一桌美食,为我洗衣服收拾房间;虽然他不常夸奖我,却会牢牢记住每一个对我有意义的日子,并默默买上一份小礼物,放在写字台上…… 唐妮


父亲的眼泪

最近两年,爷爷奶奶相继生病,父亲自然担起了照顾的重担,他辞掉电焊工作,从绵竹搬回了富新,专心当起了“全职儿子”。在照顾爷爷奶奶的同时,父亲还不忘隔三岔五抽空回绵竹看他的小孙女。母亲告诉我,父亲每次回绵竹之前,都会到田里给我采摘新鲜的蔬菜,清洗干净后装进汽车的后备厢,来看孙女时“顺道”带给我。

我想,这就是父亲爱我的方式吧,他从不把对我的爱挂在嘴边,但透过他的眼神,以及他不经意间的言语和动作,我都能感受到他那份深埋在心底的爱。

还记得奶奶被查出肿瘤的时候,不善言谈的父亲躲在病房外偷偷抹眼泪。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父亲,无助、焦虑、不安……许是察觉到我投来的目光,父亲快速擦掉眼角的泪水,从裤包里掏出一支烟,默默地走到走廊尽头。我能感受到他的不知所措,因为那支烟已经被大拇指和食指搓出了褶皱,却并未点燃。“爸,不要担心。我们再去找德阳的专家看看,会好起来的。”我走过去,轻轻拍了拍父亲的肩膀安慰他道。父亲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从小到大,在父亲的庇护下,我一直是个依赖思想很重的人。但当时的晴天霹雳让父亲和母亲一直处在惊慌失措中,唯一能替他们拿主意的只有我。转院、联系医生、办理住院手续、入院检查……当一切手续办妥后,一向不善表达的父亲对我说:“辛苦了,以后我要在医院照顾奶奶,就顾不上你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别让我们担心。”看着他两鬓的白发和沧桑的面容,我瞬间潸然泪下。因为这是父亲从得知奶奶生病后对我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也是不善言语的他对我关心关爱的表达。 李露平


冬天里的永恒记忆

1992年冬天的那场大雪,是我记忆里绵竹下得最大的一场雪。

早上起床,天地间银装素裹白茫茫的一片,房檐上的冰挂子亮晶晶的,我兴奋得无以言表,随便穿了件毛衣便跑了出去。父亲一手拿着棉衣,一手端着鸡汤饭,硬生生地把我“吼”了回去。“快吃点热和的东西,把袄子和线裤穿好,我送你去上学。”

从家里到场镇有10多里路,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父亲那辆“永久”牌自行车。那天早上,父亲在自行车后座上绑好棉垫,不停地叮咛我“要坐稳,把手揣到我的衣服里。”

厚厚的积雪把田野、道路、沟渠都连成了一片,父亲的自行车刚上路,车轮便陷进了积雪里。他推着自行车艰难行进,我坐在自行车上听到积雪被压得“吱吱吱”的声音。“张红儿,你好羞哦,还让你爸送你去上学。”听到同学的“嘲笑”,我抱怨父亲“麻烦、多事”,并试图下车走路。父亲不让我下车,只说“上大件路就快了,你不要把脚打湿,一会儿我们就能到学校。”

果然,大件路上的积雪已经被其他车压“薄”了,父亲顺着大货车撵过的车轮前行。我坐在后面看到父亲僵直的背影,心里暗暗发笑,便想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冰他,谁知刚刚挨着父亲的秋衣,便发现他的后背全是汗水。我不再和父亲生气,用手环着父亲的腰,轻轻地将头靠在他的背上说,“爸,你怎么不和其他同学的爸爸一样睡懒觉,让我走路上学呢?”父亲听到这话后笑了,“我以为你傻哦,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那天早上,我和父亲开心地聊着天。父亲天不亮给我煮早饭的样子,下雨天到学校给我送雨伞的样子,六一节给我挑花裙子的样子……父亲所有的样子在那一刻都变得清晰起来,成为我冬天永恒的记忆。 张红


跟着父亲去工地

初中时,父亲应朋友邀请,到某高速公路施工工地做管理工作。因为现场信号弱,为了在电话里听听我的声音,父亲经常夜晚打着电筒爬到山顶,等到9点半晚自习放学后,打来电话给我讲工地上的趣事,末了还不忘细心叮嘱我不要挑食,不要熬夜背书,上学途中要注意安全。

一次晚自习放学,天空飘起了雪花,刚刚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几个月未见的父亲就迎上来给我围上了厚厚的围巾,帮我换上了暖暖的毛绒拖鞋。回家路上,昏黄的灯光下雪花飞舞,坐在自行车后排的我靠着父亲的背,感觉特别温暖。

在父亲的描述中,他工作所在的大山里有可爱的花面狐,有漂亮的萤火虫,就像童话中充满乐趣的森林。那个夏天,我吵吵嚷嚷要去工地玩,父亲不愿意,可最终也架不住我的死缠烂打。记忆中坐了很久的公共汽车到了苍山,然后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得头晕呕吐,整整一天才到达山坳里施工队租住的农房。那里蚊子很大很多,老鼠的个头特别大,常吓得人尖叫。白天太阳炙烤,出门一小会儿,皮肤就会红起来,夜晚虽然有漂亮的萤火虫,但是在漆黑的大山里,想打个电话要走近1个小时,爬到山顶才有信号。那时才知道,为什么父亲不愿意我到他工作的地方,为什么每次回家他都会清瘦许多。父亲的工作并不轻松,只是为了让我有更好的生活,再苦再累他都咬牙坚持。

岁月如梭,不知不觉间,我已长大,父亲的身姿不再高大,甚至有些佝偻。这个父亲节,我想对父亲说:父亲,谢谢您!现在,请不必再为我担忧,您和母亲平安快乐健康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刘菲


父亲送我上大学

2002年的夏天,我结束高中生活,即将踏入大学校园。

开学的前夜,在再次确认行李收拾妥当后,我便早早入睡。迷迷糊糊中,听见开门声,忙碌了一天的父亲在悄声询问母亲我的行李收拾得怎么样。放心不下的父亲再次向我确认,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才放下心。随后,我听见父亲打电话,再次确认次日早上送我去学校的车辆是否能准时到达。

第二天早上7点,父亲陪着我一起踏上去学校的路程。学校在南充,那时还没有通高速公路,车子一路颠簸了四个多小时才到达学校。踏进新校园,虽然有学姐学长迎接,但性格胆怯的我有些不知所措。父亲接过我手中的录取通知书,拉着我,挨个挨个地办手续,报到、缴费、填写资料、寻找宿舍……

天气炎热,不一会儿,汗水就打湿了父亲的衣衫,可他全然不顾。我的宿舍被分在六楼,站在宿舍楼下,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瘦弱的父亲二话不说,将一个大的编织袋扛在肩上,手上拎起被褥就往楼上走。不到三楼,父亲就已气喘吁吁,他已经很久没有干过这样的重活了。越到高层,父亲的步伐就越吃力,他背着笨重的行李一步一步地爬着楼梯,一口气把行李背上了六楼。

顾不上休息,父亲看见我的室友来了,为了让我能顺利交上朋友,父亲又主动帮室友把行李背了上来,来回上下楼几次的父亲,在凳子上坐了很久才起身。后来我才从母亲的口中得知,父亲搬行李后就出现了胃部不适、头晕的现象,在此后的很长时间里,他的胃部时不时就会有些不对劲,可父亲当时什么都没有告诉我,包括后来也一直没对我提这事。

如今,望着已满头白发却还为我操着心的父亲,我只想对他说句:“爸爸,谢谢您!” 王虹

 

 
中共绵竹市委宣传部.绵竹市融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未经许可,本网站的文字和图片等一切内容不得转载。
地址: 绵竹市苏绵大道中段23号   蜀ICP备14024061号  川公网安备51068302000132号    流量查看